周末阅读:三个监狱故事

时间:2017-07-05 12:07:02166网络整理admin

<p>在Vox,法律教授兼民权活动家贾斯汀汉斯福德写道,在迈克尔·布朗去世后,观察密苏里州弗格森的抗议活动时被捕的经历</p><p>他作为一名法律观察员参加了附近沃尔玛内部的抗议活动,以记录警方暴行的情况</p><p>相反,汉斯福德自己被捕了</p><p>汉斯福德写道,“显然,在某种类型的卡夫卡式的合法思想中,警察已经说服经理关闭了24小时的沃尔玛,因此他和一些抗议者因擅自入侵而被捕</p><p>在讲述他的故事时,汉斯福德能够揭示圣路易斯地区警察与居民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</p><p>在丹佛5280号杂志中,布莱恩·沙茨(Bryan Schatz)讲述了另一种囚犯的经历</p><p>道格拉斯·阿尔沃德在17岁时因在谋杀未遂事件而在科罗拉多监狱被判处至少十年徒刑</p><p> “如果他刚刚把它赶走了,那么他25年前就会自由,”Schatz写道</p><p>相反,Alward已经七次失败,试图逃离监狱,导致他的判决重大延长</p><p> “我是个囚犯</p><p>尝试离开这里是我的工作,“现在五十二岁的Alward告诉Schatz</p><p> “这是他们的工作,试图让我进入</p><p>”格雷姆伍德的“帮派如何超过监狱”出现在10月份的“大西洋”杂志上</p><p>在加利福尼亚州鹈鹕湾州立监狱,伍德写道:“大多数囚犯都属于加州六大监狱团伙之一</p><p>”这些团伙的崛起与二十世纪下半叶监狱人口的迅速增加有关</p><p> </p><p>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“监狱变得更大,种族更多,种族混杂,在他们的囚犯类型中更加难以预测</p><p>”而不是坚持流行的行为准则(关注自己的事业,不要打扰)伍德写道,“囚犯们为了自我保护而联合起来,后来为了获利</p><p>”也许令人惊讶的是,帮派的存在并不会自动导致监狱内部的不稳定</p><p>虽然这些团伙在外界保持活动,但“他们的主要活动和权力属于监狱,